5月以来,国内煤炭价格淡季上扬,港口环节贸易价格持续上涨,5500kcal/kg热值煤种价格较4月低点累计上涨60-80元/吨,带动产地煤炭价格持续回升。为规范煤炭市场秩序,打击囤煤炒作,有关部门密集出台多项措施平抑煤价,重拳之下成效显现,5月23日郑煤1809合约跌停以585.4元/吨收尾,煤炭现货、期货、月度长协等价格均应声回落。加之未来几日长江中下游地区将有较强降雨,水电出力有望增加,港口贸易商也在观望多日后,预期市场下行。长江口区域等部分贸易商也一改前期囤货惜售的行为开始抛售,进一步加剧了市场对煤价下行的预期。笔者认为,稳定煤价于绿色区间,发展区域性长协正当时。

   一、长协引领煤价回归绿色区间


    5月18日国家发改委提出九条调控措施后,21日再次宣布采取七条降价新举措,其中国家发改委、铁路总公司将新增2亿吨至3亿吨三方电煤中长期合同,保障长协贸易供给量。同时,组织督察组核查晋陕蒙地区煤炭企业的电煤中长期合同签订履行情况,特别是年度中长期合同履约情况进行全面核查,对履约率不高的、履约不规范的企业进行联合惩戒。由于惩戒措施或将涉及履约不良企业铁路计划的批复,对于企业而言铁路计划极其重要,必然不会因为短期获利而失去稳定的铁路计划。因此,长协贸易价格在6月份明朗下降回绿色区域毋庸置疑,且长协合同将会保持高履约率。

    有关部门要求各央企、重点省属电厂在现有基础上降低库存,不要高价抢购电煤,如因合理下降库存出现供应紧张,将协调铁路予以抢运保障。下游煤炭采购节奏延后促使市场需求下降,叠加长协煤炭供给保障,电厂对市场煤采购需求的下降将直接抑制价格上涨。在国家铁腕治价的市场背景下,煤炭市场中的跟风上涨、“挺价”等心态受到严重打击,囤煤风险增加促使投机贸易商热情消退,支撑市场价格上涨的情绪首当其冲。

   二、市场煤价并非“管外之地”

    据媒体报道,此前有关部门召集电力企业开会,协调违法违规煤矿尽快依规合法,协调有关煤炭企业足额释放产量,明确要求2018年陕西、山西、内蒙古、新疆主产地煤炭有效产能增加3亿吨。依托产能释放来平衡煤炭市场季节需求增长是缓和供给紧张时期煤炭价格连续上涨的根本。

    此前价格淡季强势上涨与产能释放到新增产量投入市场不到位有很大关系,而且煤炭生产企业在受到环保巡查、投资征地、安全检查等不确定临时性因素影响,产量增长程度对煤炭市场价格运行的削峰填谷作用仍有局限。

    在国内煤炭市场供给结构中,长协煤占市场份额的百分之八十左右,长协价格回归绿色区间叠加长协合同高兑现率之后,可代表市场中大部分煤炭价格位于煤电双赢区间。市场煤供给量占比虽小,但价格波动的影响在市场中不容小觑。通常在煤炭市场供给失衡之际,市场煤价格依据供需结构影响下的价值规律运行,其价格波动浮动仍然难以稳定,其波动幅度往往大于长协价格的波动程度,且对长协合同价格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尤其是对月度长协价格的影响更为明显。

    大型企业长协煤炭供给量是由自产煤和外购煤共同构成的,其中外购部分的量均为产地直接采购。而目前的产地市场现状是坑口煤炭价格根据市场供需结构运行规律上下波动,产地市场的煤炭价格并未有长协贸易。自五月份以来,国内煤炭市场需求收紧,大型企业外购采购价格需依据坑口市场煤价格确定,在下游交付则需依据长协煤价合同销售。大型企业控制成本锁定利润难度增加,这也成为近两周大型企业车板价格专场采购出现频频流标的主要因素。

    因此,长协定价引导市场价格回归绿色区间仍需配合产能释放来调节市场整体供需平衡。否则,市场煤炭价格运行与长协煤炭价格背离的程度仍然存在。从有关部门要求产能释放到出台一系列平抑煤价措施的组合拳来看,市场煤价格绝不是“管外之境”。

   三、从源头保障长协供给量产地采购


    长协合同运行以来,市场整体平均价格趋于稳定,但在运行过程中仍有不足,煤炭市场价格与长协价格走势一度分化背离,造成市场采购价格涨跌起伏,不利于煤电双方稳定运行。引导煤炭价格进入绿色区间则非常有必要发展区域性长协贸易,从产地坑口市场提高长协贸易的参与程度。一方面,区域性长协贸易有利于从坑口环节保障长协贸易供给量,分担市场需求紧张时大企业的运行压力,保障长协外购量采购的稳定程度;另一方面,在市场需求宽松疲软时,保障产地生产企业的销售价格稳定和锁定利润,从源头上保障煤炭生产稳定,削减贸易商业成本。

    从目前市场发展和实践来看,发展区域性长协贸易的条件已经相对成熟。以鄂尔多斯为例,坑口产区销售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低热值煤种主要销向周边电厂,供需关系稳定;另一种是高热值煤种主要供给港口市场,主要分为车板交付和到港交付。

    如果说具备稳定的供需双方,科学合理的定价模式及高效的履约管理相结合是能够支撑区域性长协贸易的主要条件。那么,内蒙古煤炭交易中心专场交易和长协交易模式的区域性长协的贸易基础已经基本成型,唯有不足之处是定价模式仍受现货市场波动困扰,相对于长协合同价格,其波动程度明显偏大。若以第三方交易平台为依托推广产地区域性长协贸易,定价模式未必无解,以港口合同价格倒推至产地车板价格+鄂尔多斯混煤车板价格波动程度形成产地到港发运长协车板价格,以此类推探索更多模式。只是此价格若在卖方市场下,坑口销售企业对其的认同程度会打折扣,仍需模仿港口贸易环节定价,由政策层面协调引导予以保障。(内蒙古煤炭交易市场:刘永丽)

 

电话(传真):0477-8575975

Copyright ©2017-2019 国能580·内蒙古煤炭交易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